校園裡的「階級鬥爭」

校園裡的「階級鬥爭」

今天要從道德的層面上談一下老師和校長之間的一些不對稱的暗黑力量的存在關係。

有些人的性格很像鱷魚一樣,是兇殘的,在內心當中沒有所謂的倫理道德,這種類型的人在各處各種行業當中都有,只是在教育行業當中是我們比較不喜歡有這樣的人存在著!

因為我們常常從善良的層面來描述老師!
在道德層面上,我們希望老師的形象是以教導下一代處事做人的成長為職志的,不要計較太多,要有以身教言教的典範奉獻給自己所熱愛的教育工作。

有些教師受了「公民不服從」這樣的想法會受到嚴重的影響而「變質」,這少數人基本上就是不喜歡有人在階級上比他高,這種人始終是自恃認為自己最大、很偉大,所以對學校科層體制的領導者,校長、主任,基本上不看在眼裡就產生無條件的反感!

對有強烈階級對立的某些老師,校長這個職務在他們心目中是一個非常不應該存在的,他認為校長對老師而言是一個相對剝奪的、欺壓的職務,所以老師就對校長的行政作為就會做出許多負面的憑空想像。而且常把校長的許許多多不相關的事情、作為、言詞(例如在朝會、課發會、週會、性平會、校內研習、導師會報、教評會、校務會議——),用奇特的邏輯思考牽扯在一起,然後冠上富麗堂皇的負面價值判斷字句。

有些人很容易會去上報教育主管單位的長官們,他們也會用一些所謂的﹫﹫﹫團體的名號,製造很多所謂的問卷(假設~驗證??),做一些早已經存在的價值判斷的驗證數據出來。如果長官們在聽了他們的話,再來做決定的話,就很容易被他們的邏輯思考給誤導了。

按照現在的中華民國教育制度來講,老師就是城堡裡面的國王,唯一的真神,所以他是不能接受有所謂學校的科層體制裡面還有一個位階高於「老師真神」的校長這樣的一個行政職務,校長現今的設計像體制設計下是不用上課了,好像非常的輕鬆,每天走來走去,講東道西,和社區民眾地方人士來往交際應酬吃香的喝辣的、、、、。

在有些老師們的眼中,校長是佔盡了老師們的便宜、所有老師的辛勞付出都被收穫呈現在校長的身上。所以就會有些老師把所有生活上的不如意,家庭中的不愉快的情緒,還有同事間相互矛盾糾紛全部都投射在校長的一些不是令人很愉快的行政作為上。

所以這類型的老師就會想盡辦法要來推倒校長這樣的一個檯面上的領導者,為設局布局,在現實上有機會利用機會,沒有條件創造條件,小事把它渲染成大事,將校長的所作所為用盡歪曲之能事或者無限上綱的負面化校長的任何作為,以便慢慢地累積起來達到他們的校長無用的論調。

因此沒有的事情,被虛構出來了,慢慢地就變成了真實的、感覺上似乎真的存在過的事情,老師們就被虛擬的、負面的校長故事給領引走了。

其實真正對校長有負面感覺應該都僅限於少數一些人而已,只是大多數老師們在某些情境之下或者在所謂的好朋友的請託之下就做了一些所謂的聯署或者問卷。

校長這個職務是一個原罪,只是有人一直對這個職務有豐富的想像力和投射,以及對校長無條件的仇恨、不公平的對待。
老師們基本上都不想去處理教學以外,其他的所謂的瑣事。那這些瑣事都說要校長去處理應付了。

校長處理了那麼多的瑣事,在現實中,老師並不太容易會去感謝幫她處理事情的校長,所以校長依然是可憐的、孤單的一個人坐在校長室裡面,校長室外依舊是瀰漫著負面的校長的大大小小的不堪入耳的故事,校園之中仍然是「暗黑力量」在把持著校園的每一天、每個角落。

【作者為國中退休校長】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